发掘和分享优秀的新中式空间设计
让更多的人了解新中式所带来的无穷魅力

东方留白|北京私人别墅——孟也设计

站在新近完成的空间中,孟也脸上洋溢着谈笑自若的惬意,这是他觉得家最重要的部分——自由。自由可以很具体,也可以很抽象。具体到空间中运用的色彩、材 质和灯光变化,抽象到居住者的一个习惯、动 作和表情。家要有家味,人要有人味,再多一点儿趣味,那就是圆满了。一设计师可以赋予的,与智能无关, 与科技无关,只与生活相伴。

新近完成的别墅项目位于帝都北京,不被任何风格形式所束缚,甚至任性的不与建筑外观表里如一,但置身于其中,却很容易想通一些以前没有想通的东西。“不再 需要讨好社会,这里是家,是这世界上唯一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孟也说“冷漠的世界在外头, 温暖的故事在里头。”飘然在室内,空间是极自由的,光线从客厅、餐厅、起居厅、茶坊一字排开的南向窗户和后来改造的顶窗照射进来,照射在并不复杂的装修 上,恰到好处。新近完成的别墅项目位于帝都北京,不被任何风格形式所束缚,甚至任性的不与建筑外观表里如一,但置身于其中,却很容易想通一些以前没有想通 的东西。“不再需要讨好社会,这里是这世界上唯一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孟也说“冷漠的世界在外头,温暖的故事在里头。”

飘然在室内,空间是极自由的,光线从客厅、餐厅、起居厅、茶坊一字排开的南向窗户和后来改造的顶窗照射进来,照射在并不复杂的装修上,恰到好处。

孟也擅于将品质与理性放于最高位置,反感西方空间艺术潮中,用狂妄和盲目的华丽彰显价值的方式。他乐于在淡然、理性的心态下,去体验构建在现代人视野下的高品质生活诉求,而这场思潮已然开始并蔓延在中国居住空间的设计文化之中。

古罗马哲学家西塞罗曾说:一切顺乎自然的东西,都是美好的,这在孟也笔下的客厅空间中亦可见一斑。吊灯以竹节被削尖为原型,零散分布在空中;圆形的壁炉似满月,上方“山崖崖壁”上生长着一颗苍劲的迎客松;民间收藏的“老马”更是最终将精神与态度定格。

“中国人的传统根深蒂固的留在心底,只要业主的年龄阅历可以驾驭,我们就心照不宣的互相默认,在一个现代自由的空间中加入东方人的印记。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在物欲膨胀的环境里反观清高的信仰,拥有一个懂自己的空间”他说。

会客厅及公共空间中的设计融入了松、竹、梅三种元素,强化了空间的东方气质,使之与陈设中的插花、瓷器、漆盒等生活器物呼应。木质护墙板也选择更加传统的深棕色雀眼木,局部雕刻梅花与鸟的工笔图样,深谙简约与惜墨如金的东方留白习惯。

在孟也看来,设计需要从本能思考,继而认知设计真实的动机。装修固然是一个大动作,但最后是作为背景承载陈设、家具、软装的存在。
远远看去是色块的变化,让室内空间更加有层次、立体。家庭厅&书吧,更生动有情趣,让人在里面释放所有快乐,此外还兼具交流、获取信息和休闲等多功能性的重叠,令坐卧起居等更舒适。生活的便捷、行动的从容、欢畅的随性、心绪的沉淀都在这里发生。
茶室是在原建筑侧面后加盖的,所以,天窗成为改变原建筑光线自由倾斜的高速通道。大木桌、尺度得当的沙发、单椅,给家人朋友品茶聊天及午后吃甜点提供最好的体验。与客厅等其他公共空间采用石材不同,茶坊的地面采用了地板,与天花上的植物纤维材质壁纸是最好的搭档。

就像我们赋予自由的一切意义,娱乐空间以明艳高贵的色彩为主,在冲突中创造平衡,促使人们 回归本性、焕发生机。

家,意味着生活的传承,这一切不是富人的专利,无论是富甲一方、还是清贫淡然,谁也无法剥夺亦无法以金钱衡量,区别、只是迈出家门那一刻社会赋予人的不同职责。

时下,设计似乎更多服务于相对富有阶层,也往往杜撰了一群中国人的所谓奢华,灯火通明满堂水晶吊灯和贵气的大理石华丽丽的上演,但,这场大戏独缺的却是最需要建设的主角:气质。

“设计、做简单,不容易!这是一个社会命题,是设计师正确认识并引导市场、不屈从的、一代一代的努力,才能随着社会的总体进步而慢慢实现,普众审美的总体提高才是中国创意广泛意义的春天,我在这个设计的冬天等待。”——孟也

设计公司:孟也空间创意设计事务所

设计师:孟也

面积:1500平方米

竣工:2016年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