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掘和分享优秀的新中式空间设计
让更多的人了解新中式所带来的无穷魅力

画屏——琚宾之家设计

银杏陪窗,荷梗夜照。佳期再现朱颜好。初雪天气欲寒时,居然屏掩新模样。

屏屏重屏屏。残荷本 来应该是有点孤寂的,但此刻并没有,黄叶本该也有点萧瑟的,但此地也没有。画屏上的银杏叶对于我来讲代表的并不仅仅是其优美的形状或者是秋天的灿烂,更有 别的故事和情愫在里面,暗含一生之约。层次丰富,黄的暖心,餐厅本来也该是如此的色调,是属于家的氛围。荷叶荷梗则围在另一边的客厅幽蓝月色行着,枯寂、 宁静、沉静,呼应着色彩在那模糊想象、在那说爱好表志向、在那提君子之交……

居然顶层设计之2.0延伸版本:画屏,既参与了单独场景的建构,也参与的整个故事情境手卷的构造。是公共空间和私密空间的分界线,又不仅仅是遮挡,还是一种引导,情节推进,视线深入。

牡丹浓妆,山光荡漾。缘云轻和书茶香。华灯韵谱旧友知,顶层伴月同偎傍。

茶台依着城市山林意象,显得更出尘些;国色牡丹,因在卧室则更显的柔媚些。屏风屏风,屏却风,也能遮住眼,隔出个虚实互补的同时,还增加了情趣丰富了视 觉。中国人一向更喜欢曲径后的通幽处,喜欢渐入佳境后的热络时,平铺直叙的实景描绘总是显得不那么有趣。屏风对于空间的分割没有强制性,于是茶室可以隐约 着芙蓉帐,拥被依枕时也闻得普洱香。

从1.0到2.0版本,屏风这一器物是贯穿始终的载体,同时也划分着不同空间的性质,不同屏风是不 同空间的组成部分,在各自的区域色彩鲜明着,体现着红黄蓝西方绘画的关系——从前厅、客厅、餐厅,进而卧室,书香茶穿插于期间,由长书柜这一实体呼应这处 处朦胧。像是渐渐打开的手卷,空间艺术与时间艺术同时并行、立体呈现。

这是设计师在最少条件限制,相同面积配比的居然顶层,践行和思考自己对空间设计的理解。居然顶层的参观方式本来就是各个设计师预先设定好的生活模式。设计行为本身也是自己生活方式、文化认知、艺术修养的全面诠释,展现的状态多少都能看出当下世界室内设计的多元与共生。

曾经看过菲利普斯达克的第一版方案,现场实施后的成果是再次调整修改过了的。或许是出于对自己的更高要求,又或者是动态把握中国的一种表现。安东尼带来 的意大利空间中能找到血统里洒脱。同梁志天、梁建国、戴昆各位先生多少都有交流各自方案的所思所想,每个空间的表情都是自己的眼,空间种种的展现无一不是 各自眼光的延伸。居然汪总每次的晤面,多次的发言,都提到了高度、格局、设计师的引领,全民优质生活的提升,中国设计的崛起等等。在时代巨轮的面前,做最 好自己的同时也在布道着美。

我从中国传统绘画中找寻到灵感,《韩熙载夜宴图》所表达的场景的关系,其贯穿始终的屏,界定了空间、叙述了时间,屏上绘画的内容承载了个人对文化的眷恋,透视出感情喜好的所在。

空间中看不见的气韵是设计追问的本质所在,气所呈现的美以及韵所表达的质,需要物理化建构的结果去依附。建构的核心是理念,是材料,还有对造型、灯光,包括对自然的理解,对人活动的呵护,及对文化的回望。

墙体素极,水泥与涂料足矣;屏风艳极,与墙体对比更显华丽。客厅的蓝屏,是傍晚时的残荷;餐厅的黄屏,则是北京深秋的银杏叶;卧室的红屏,是我家乡河南 的牡丹;书柜的素白屏,负责联结了客餐厅、遮掩了卧室,朦胧了窗外的光。绢质的大幅素绘上,山水意象的绘画与论茶叙道的条案有机结合在质朴的装置灯下。易 于陈列,方便围合,一挡一掩,空间由此私密了起来。

陈列选用了满含艺术气质的稀奇品牌,正如兄长瞿广慈先生讲的一样:“稀奇是条狗”, 其放置在空间的同时也融入了空间本身,生出感情,产生温度,突显场景。木美、Chi Wing Lo这两个品牌家具与整体空间诉求一致,人、物和谐,这大概也像其品牌创始人陈大瑞先生,卢志荣先生和我的关系。还有个性张扬的玻璃及纯木头的家具,这些 都一起凸显着空间的张力。整体空间具有唯一性和独特性,不能也用不着去归类于哪个派系或语境。这是我最新的设计思考,是一个新生儿,具有唯一的笑容与表 情,这就是我想要的。

分享到:更多 ()